·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您现在的位置: 湖北省浠水县团陂高级中学 >> 文章中心 >> 印象团高 >> 美丽团高 >> 正文 今天是:
那年,那些老师那些事——忆团陂高中
那年,那些老师那些事——忆团陂高中
作者:潘鹤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72    更新时间:2017/9/24    
        ★★★ 【字体:

 

那年,那些老师那些事——忆团陂高中

  潘鹤年

 

 

 

又到丹桂飘香时,又逢九月开学季。我想起了母校——浠水团陂高中。

从恢复高考到1987年,是团陂高中最辉煌的十年,可以说“高山打鼓——名声在外”。能够就读团高,是多少莘莘学子的夙愿和梦想,那时初升高大概40%,我也是经过“回炉碎火”才有幸踏进校门。

阔别母校35年,记忆最深的是新学期校门一幅嵌字联:陂水鱼龙吟为蛰,团山桃李各争妍。这副对联出自时任教导主任金鹤年老师大笔,寄望团高学子寒窗苦读,鲤跃龙门。

 

在一考定终生、千军过独木桥的学生时代,考上了,学校敲锣打鼓送喜报,家长忙着接客放电影,从此衣食无忧;冇考上,吃米的等着单位招工,吃谷的要么拜师学门手艺,要么下田扶梨打耙。高考一结束,那就“岔路上分手——各奔前程”。

我自小学习基础不牢,最怕九章勾股弘,最惧三科理化外。高考前筛选涮入黑榜,虽然“未许金榜人前嚣”,但团陂高中第一代老师的高才大德、高风峻节,至今我无法忘怀。

在这批精英治学的群体中,我将带过课的和较熟悉的老师,用一组数字素描出来:

一、“三驾马车”

俗话说:戏看主角军看帅,主角名,全场鸣;主帅精,全军英。造就团高“高考神话”的前台,有一个“铁三角”团体。

 

校长徐涤平,是团陂高中“开山鼻祖”。他温文尔雅、平易近人。那时校长不当甩手掌柜,基本上“校长带校工,捂饭带打钟。”除总揽全校外,有时做“替手”,帮其他老师代教政治或语文课。每逢早操结束前,他要为学生讲几分钟励志故事,说得次数最多的是“张良拾履”典故。他说:“白胡老人黄石公认为张良是不错的苗子,有意传他《太公兵法》。先考验他的‘孝德’,让他拣鞋穿鞋;接着考验他‘诚信’,三番五次刁难他赴约,张良的谦恭和孝义,赢得了老人的信任,认为‘孺子可教。’这个典故说明,细节决定成败,执着成就学业”。有次他私下考我一个历史题,我口若悬河讲一通。他说我读书不认真,送我两句话:“观天下书未遍,不得妄下雌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他的谆谆教诲至今音犹在耳。1981年他改任书记,后调县三中当书记,可惜英年早逝。几度风雨几度秋,曾经辛勤曾经忧。团高桃李满天下,校长教诲记心头。他既是学生尊敬的校长,也是我最尊敬的长辈。

接任校长徐子秋,科班出身,治学的特点是循序善诱,他有句口头禅叫:“细细臼舂细米,细细话说大道理,对待学生不能霸王硬上弓。”一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他常叫去“开小灶”,一翻和风细雨,大多能端正学习态度。1982年,恢复高考有5年了,市场经济萌芽刚刚破土,他认为有必要对学生加强德育教育。每天早晨出操他都要挺着肚子讲一番大道理,我们称为“校长训示”。他常说,人生的路很长,“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不管你们以后是吃“智”、还是吃“力”,首先要“养德”。我记得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有德有才是人才,有才无德是蠢才;有才无德是庸才,无才无德是废才。”徐校长这段话,让我们学生受用终生。

 

副校长朱仲祥,一幅慈眉善目、襟怀坦荡的忠厚长者,是学校“四朝元老”,被学生戏的为校园“朱老总”。他像一头老黄牛,默默无闻躬耕校园。当配角,他先后辅佐四任校长,励精图治,从不居功自傲;当主角,他仗义执言,敢于担当,把后勤事务管理得井井有条。他还是校园足校、排球、篮球健将,顶球进门的潇洒动作我还记忆犹新。

教导主任金鹤年,教师尊称他“校园总理”,是当时学校威信最高的老师。学生私下总结他“四全”:博古通今“全频道”、教学管理全方位、校园巡视全天候、学生姓名全知晓。他以“严”立威,学生看到他是“老鼠见了猫——望而生畏”。他虽主带高一政治,但哪科老师有事他就顶上哪科,除英语课外,几乎所有年级学生他都带个课。他第一次上课先认脸,对照花名册点名,基本能过目不忘。第二次上课必提问,这让大多数学生禁若寒蝉。回答对了,他用五指在讲台上轻轻敲两下,示意你坐下。如果吃了“螺丝”,或是“哑巴”,他立马用手一指:“你站一节课!”他对学生严,对老师更严。有个数学老师头天在家搞“双抢”,累得冇备好课,第二天上课讲到一半出现“肠梗阻”,这位老师急中生智叫班上一位成绩好的学生解了“结”。不打招呼来听课是金主任的习惯,在教学点评会上对那位老师公开提出了批评。还有个老师很有水平,但倒出的只有重点,容易的让学生温习,接受能力差的跟不上。他说这位老师“菜刀剁萝卜——大筒的甩”,不替学生负责。他严谨治学的作风,成为团高教师争相学习的标杆。

1981年下学期,金主任临危受命到新组建县二中学当校长,第二年四个高考班有两名学生蟾宫折桂,一个考清华,一个考北大。后来,他转行从政,历任县委办公室主任、县委副书记、原地区教育局局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市委秘书长、市人大副主任。他曾感慨地说:“我这一生最自豪的是有9个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最问心无愧的冇占公家一分钱便宜。”

金主任荣调,团高又组建新的“铁三角”,校长徐子秋、书记徐涤平、副校长朱仲祥、教导主任欧阳世全,这套班子传承优良传统,续写了团高新一轮高考传奇。

 

二、八大师匠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县内和周边县的一些学生削尖脑袋到团高读书,都是奔着“团陂的老师会教书”来的。在高考八大科中,团高有一大批杰出的学科老师,我能记住的有这八位代表:

 

欧阳世全,“会押题”政治老师。欧阳老师成名于高考“押题”,记得好像是1980年、1981年连续两年高考政治论述题,都在他为学生圈定的重点范围内,其中有道题他在考试头三天,说这是重中之重。铺开试卷,果真是那道原汁原汤的题。事后都说他“姜太公算卦——好准。”政治科目,大多数学生放在冲刺前去临阵磨枪,他说“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要求学生“名词死记硬背,重在基础复习,论述有理有据,断念考中作弊。”枯燥无味的政治经济学,他讲得有声有色,常把一些高深的“马说”,用朴素的语言说得好懂好记。在以考论英雄的应试教育体制下,他和徐子秋校长、徐涤平书记带领精英团队,在全国普高连拔头筹。他最值得可圈可点的是任县教育局长期间,浠水教育系统高考成绩一直在全地区独占鳌头,他的教育理念被专家称为“浠水模式”。

 

高鹏,“窍门多”的语文老师。高老师国学深厚,工于五言七绝,书法有颜筋柳骨风格。同学们说,听高老师讲课是一种享受,善于用简单的方法培养学生的兴趣。他曾带过我校初、高中语文,有堂课至今仍历历在目。他讲《人民英雄纪念碑》这课,他把全文脉络用“6组数字、三个时段,八大历史事件”进行了梳理,对每个历史事件用1-2分钟进行辅导学习,特别强调了毛主席三个亲自,亲题碑词、亲拟碑文、亲掀碑土。谈到碑有多高时?你家土砖屋要摞15层;碑心石有多重?贺坳金鼓山山顶那个石头这么大; 汉白玉能保存多久?从宋朝到现在这么长。他惟妙惟肖的比喻、妙语连珠的口才,让每位学生记住了他的精彩教学。退休后他沉溺于历史的古书旧卷中,吟诗作赋,是浠水诗词学会领军人物。如今,老师乘鹤到天国,德重恩弘言犹存。

 

徐世波,“版书式”的数学老师。提起徐老师 ,学生的评价是:教学独特、版书一绝、授业解惑、兢兢业业。他上课不带课本,不要教案,不说废话,要求学生先专心致志的听讲做笔记,课后再将课文和笔记对照温习。他边讲边写,写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讲的是有求有解、上下连贯。整块黑板,从左上角写到右下角,刚好一堂课结束。徐老师已步朝杖之年,在今年八十岁寿宴上,金鹤年老师赞扬他“世波老师教学实在,课讲得细,面面俱到;讲得活,不照本宣科;讲得深,能启发人。接受快的学生学得好,其他学生学习了。”有几个学生为他赠送一块“泽润四海”贺匾,用在徐老师身上实至名归。

 

何旺村,“冷面孔”的英语老师。在团高,有两位老师被称为“校园护法”,何老师算一个,在他脸上很难写出一个笑字,学生最惧他的“栗壳”。课堂上,他要求举手提问,但他往往叫不举手的同学回答问题,回答不上,就到后面站一节课。如果哪个同学开小差或窃窃私语,立马朝你头上一“栗壳”,啄得你眼泪一漫。课堂外,他也爱管“闲事”,遇着调皮捣蛋的学生,不管哪个班的,轻则体罚,重则出早操点名出丑。在“严管”的背后是“厚爱”,他非常注重英语基础教学,他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要求学生“死记硬背大声读,单词语法要记熟。”他的学生先后两次在原地区英语联考中摘金夺银。他在九十年代接任团高校长,后调任武汉洪山区教育局。厄运总是降临在好人头上,在2000年左右不幸罹患绝症。他是团高第一代老师中走得最早的,我借用“山蟾斗仰名空在,桂折兰摧恨未休”这句诗,寄托对何老师的哀思。

 

夏学矩,“常举鞭”的化学老师。夏老师也是学生眼中的“校园护法”之一,他常说的一句口头禅,对学生要“水里按葫芦——松不得手”,所以他治学的特点是狠和紧。那时的学生,冇得哪一个不怕他,白天怕他“耳巴”,上课看小说的,吃饭插队的,争吵打骂的,稍不留神就一耳光扇过来了;晚上怕他手电筒,晚自习钟声一响,他就到寝室外巡视,金老师、何老师巡视,不是先吼几句,就是干咳几声,他是悄无声息的转。寝室一有风吹草动,冷不丁的手电筒就“挖到”头上了。对学生上课纪律管得紧,在教学上对自己要求更严,夏老师知识渊博,理科班的学生都喜欢他的化学课。他那土法上马的自制设备,剥茧抽丝的论点论据,跌宕起伏的设问解析,扣人心弦的教学互动,如余音绕梁,到现在一些学生还津津乐道。

 

胡必正,“度量大”的物理老师。胡老师一口地道的汉话,一幅弥勒佛的面孔,他脸上看不到一个“愁”字。在物理老师精英中,学生称他为“头牌”。他是开放式教学,第一次上课,他“阉菜熬豆腐——有言(盐)在先”,你认为我讲得可以,就专心听;讲的不好,你不要惹其他学生。课堂上,他教方法,只讲重点、解疑点、说难点;课堂外,他教窍门,重流程、培兴趣、强实践。在纷繁复杂的物理世界,让学生韵味无穷。胡老师还是个热心快肠的人,那时家用电器凤毛麟角,坏了没人修,记得常有人找他,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帮人修好,从不收一分钱。

 

汪辉,“爱款神”的地理老师。汪老师风趣幽默,活神活现,听他的课冇得瞌睡。他讲中国领土四端,鸡头在哪?漠河,你们有机会就去“摸着石头过河”,鸡脚在哪?曾母暗沙,我们老祖宗玩过沙的地方,郑和下西洋那在里歇过脚,他说“爱琴海”,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以后你们带媳妇去玩;说到时区,他说中国十二点,日本鬼子那到了十三点,美国佬已经困了一高醒;他比喻“亚细亚洲”,“亚细亚”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全世界的人都沾亚洲的光;谈到地震威力,他说当年唐山大地震,一个正在洗澡的女的脚盆突然扣到头上了。每堂课讲完,他用一首顺口溜进行归纳。讲中国行政区划,他总结为:两湖两广两河山,三市四江福吉安,云贵川蒙青陕甘,新藏两宁加海南,港澳是我好河山,台归之日大团圆。

 

黄志鹏,“有故事”的历史老师。我对黄老师的印象是纵横四海谈历史,褒贬调侃说学生。他喜欢用上几届金榜题名的学生为我们作榜样,讲他们勤奋的故事。对那些贪玩不用功的学生,常被他贬得体无完肤。我们班有个学生爱搞些恶作剧,黄老师不紧不慢地对他说:“你考大学,那是、三十的晚上盼月亮—没指望;混黑社会,冇得霸气;我看你只有跟你老子读早稻田大学、梨耙系、土筐科。”他习惯于散发思维教学,他说学历史不能拘泥于课本知识,把历史戏说、故事新编融入到教学中。课堂上,他总是冷不丁的就某段历史的时间、人物、事件发问,答错了,他说“学东西不过心,鸭背上泼水”。有位已参加了工作的学生看望他,他考学生“檀渊之盟”的意义,学生“卡了壳”,憋红了脸问是不是昭君和亲那个事,他笑着说学生是“猴子掰苞谷——哪吃哪甩”,两个朝代相距近千年,牛屁眼扯到马屁眼。

 

三、校园四老

 

“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团高有几位高躅大年、德高望重的教师,以“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敬业精神,孜孜不倦,奉献余晖。

 

朱仲祥老师,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我进高中,朱校长临近退休,刚开始不认识他,总看到一位老人,有时在菜地挑粪施肥,挖地锄草,有时在校内拣垃圾、扫卫生,有时在食堂帮厨拣菜、抬饭甑,我以为他是勤杂工,还说这个老头做事好舍己,哪晓得他是学校“二把手”。他八十岁时,有位学生赋诗贺寿:“闻师八秩踏歌来,想吃蟠桃想学栽。淡泊明志堪榜样,率先垂范立标杆。”

 

徐钰老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矩成灰泪始干。在浠水乃至全市教育系统,徐钰老师是一面旗帜,先后两度获得全国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两任总理李鹏、朱镕基亲自接见并留影,这个殊荣在全省基层教育系统难找第二个。前几天,团高上下几届同学不经意咵到徐老师,都说他讲课如醉如痴、声情并茂。有次上《孔雀东南飞》这篇课文,他撇开书本,先是开门见山,讲了这篇叙事诗的梗概,然后摇头晃脑、抑扬顿挫边背边讲,当讲到“上堂拜阿母”这段,“泪落连珠子”、“涕落百余行”两处时,徐老师似身临其境,也泪流满面,一堂课下来,学生觉得不过瘾,他又乐此不疲为学生“补火”。徐老师以“爱、学、干”作为人生坐标,令所有学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他的学生,原县教育局局长高德华评价他“诗如高山,文如流水,精神如日月,品德如星辰,仰之弥高,视之弥深。”徐老师1985年退休后又在三尺讲台坚守16年,直到逝世前一个月,他还强撑着为学生留点什么——《给新学生的一封信》。直是粉笔生涯简又素,三尺讲台度春秋。教书育人千秋业,甘为人梯做砥流。

 

方渐肥老师,破衣里面有圣人,破鞍底下坐骏马。方老师在团高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冬天,头戴“狗打洞”的线帽,从头到领遮得严严实实,进了教室才绻几道,一件对襟大棉袍垂到脚后跟,像“剃头布”油光放亮;冇套外衬的棉裤若隐若现,偶尔露出一团花絮;一只烘炉不离左右手,穿着一双千层底棉靴。夏天,青光锃亮的光头异常醒目,趿着一双自制木屐,如果不是大腹便便的将军肚和鼻梁上的金边眼镜,你肯定把他当作一位老农。但是,方老师有一肚子学问,他和高鹏、徐钰、何迎春等语文老师是团高“吉祥四宝”。我们进校时学文言文很吃力,他轻描淡写地说:“教你们四个步骤、记住16个字,熟读死记、查找出身、灵活运用、登堂入室”。他说读书不能念“忘壳经”,重点字、词、句要烂记于心,特别是成语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出深山,用到如今非等闲”,要从经、史、子、集中找出处。方老师一席话,我们学生如醍醐灌顶,受益匪浅。

 

胡乐三老师,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胡老师出身书香门弟,1980年从英山一中英语年级组长退休。他弟弟胡季贤原来也是执教鞭的,后转行从政,曾任浠水县政协主席。胡老师原定回浠水和弟弟团圆,共享天伦之乐,但团高向他伸出橄榄枝,他欣然受命。他来学校,学生都吃惊,那时人过了五十就称为年过半百的老人,何况他60有余。他上课一脸严肃,不苟言笑,但讲起课来娓娓动听,余音袅袅。他将外地教育理念在团高发扬光大,一堂英语课,他基本上不说中文,开创了团高英语教改先河。刚开始学生不适应,后来慢慢习惯了,也提高了学习质量。一位学生毕业前送他一首诗:“念您春风十里,辛勤播种桃李;笑看金秋硕果,愿做落花护泥”。当时学校为减轻他压力,叫他带两个班,他主动带4个班;为照顾他身体,不参加早晚自习巡视,他坚持一分不迟出操,一次不落陪习。胡老师已驾鹤西游,但他“抱瑜握瑾”的人格魅力,深深扎根在团高校园。

 

四、百师争鸣

 

“大匠不为拙工改废绳墨,羿不为拙射变其毂率”。团高诲人有规矩,治教亦有规矩,那就是“学问无大小,能者为尊”。团高开放包容的办学风格,铸就了中学教育 “团高模式”,主要是唱好了“四台戏”。

 

海纳百川搭舞台。恢复高考后,团高“不拘一格降人才”,一大批术有专攻的科班老师、还冇摘帽的代课老师、成份不好的农村老师、国学深厚的边缘老师等50多位教育英才,陆续聚集团高。如南志军老师、胡勉之老师,是从撤并后的原汪岗高中、关口高中转来,南老师是资深校长,胡老师师出名校,他们的加入,使团高如虎添翼。当时学校求贤若渴,唯才是举。记得何迎春老师也是从原汪岗高中调来的,听同学讲,他家因成份高,文革前读完初中就辍学,但“童子功”扎实,经、史、子、集信手拈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学校不论文凭讲水平,让他带毕业班语文。还有我们村的两位老师:贺志明老师是学俄语的高才生,原在麻城一中教英语,文革时因“黑五类”被遣送回家劳动,学校“三顾茅庐”请他重执教鞭。原浠水一中毕业的何恩元老师,是应届学生中的佼佼者,因文革断送大学梦,学校应聘他教高一语文。这些老师如鱼得水,一支粉笔写春秋,废寝忘食到退休。

 

八仙过海有平台。俗话说:骏马能历险,犁田不如牛。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在团高这个平台,英雄不问出处。好汉不提当年勇。南志军、王淮、王焱坤等老师曾担任过多年校长,由校长到老师的角色转换,丝毫不影响他们抬头育人,埋头做事。南志军老师可谓达人雅致,无论是在原汪岗高中当校长,还是在团高当普通老师,不管荣调到汪岗学校任校长,还是提拔到县实验小学校长,他都能做到视名利淡如水,视岗位重如山,堪称大师风范。王淮老师,更是宠辱不惊,尽管在几所中学当了十多年校长,但一线教学从未脱手,他的历史课讲得跌宕起伏、精彩纷呈。他一生清风亮节,为人堂堂正正,教书光明磊落,最后累倒在教学岗位上,还冇挨到花甲。王焱坤老师在黄泥中学当校长时,创下应届中考100%录取率“神话”,其中黄高5人,县一中18人。到团高后,他从不摆谱,而是默默无闻把学生带进神奇的化学世界。在团高,你是骡子还是马,都要在三尺讲台上溜一溜。何光平老师,在团高也是个“叫鸡公”,标志性笑声总是挂在脸上,他讲课“声如千骑疾,气卷万山来”,从理科班穿透到文科班,节凑快、跳跃快,吸收快的学生喜欢听他的课。他批评调皮的学生也是面带笑容。“你伢真是烂泥巴上不了墙,朽木当不了梁,么了啊!”他后来提拔到竹瓦高中任校长。王火元老师,先做学生后当先生,所以和学生关系亦师亦友。大学毕业又回母校执教,学生半信半疑:毛头小伙,教到书么?记得当时二一班有个复读生和他同龄。一段时间相处,学生觉得他人随和、没架子、肯帮忙,很快师生之间打得火热。他虽然带生物,但学校团的建设搞得风生水起,培养的学生会干部大都出类拔萃。因德才兼备先后提拔到兰溪、巴河高中“坐庄”,从县实小工会主席退休后,到私立学校发挥余热,真是春风化雨不言愁,桃李芬芳满枝头;两袖清风双鬓染,甘为学生当教头。

 

包容兼济在讲台。红花须得绿叶衬,水扰青山风景馋。团高出名,成于名师汇聚;作育英才,在于教师敬业。那时老师把名利看得淡,把教学为看得重。教导主任金老师推行“淘汰式”教学,他是每课必听,每听必评,每评必果。有两位华师、武师毕业的老师,理论扎实,但“茶壶煮饺子-倒不出来”,金老师将他们调整到后勤岗位,冇得哪个有半句怨言。那几年能够在团高站稳脚跟捏粉笔头的,绝非等闲之辈。语文老师肖诗银,怀才抱德,深受学生敬重。他以“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作为座佑铭,在学习上,注重培养学习兴趣,他说:“凡读书,须要读得字字响亮;凡作文,须要写得句句动听。”常用一些名言警句激励学生,如“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发奋时”,“只要脑筋动得好,不怕窍门找不到”,“读书不想,隔靴挠痒”等。在生活上,经常到寝室对学生嘘寒问暖,默默为一些困难学生搭把手。在教学上,他不赞同“戒尺教育”,善于正向激励,苦口婆心和学生沟通。我属“劣等生”范畴,底子差、好贪玩,驮批评次数记不得,但罚站和遭皮肉之若有7次,真是“满口的黄连——有说不出的苦”。正当我心恢意冷准备退学时,他说:“学业有先后,十个指头有长短,书要读下去,莫到时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建议你在语文方面下功夫,对你以后会有好处,反正草总有露水养。”我在团高700天,得了两次表扬,一次是语文得了满分,一次是把我作文当作范文念。这扇门关了,肖老师为我开启了另一扇窗,冇想到后来真的靠“笔”吃饭。数学老师何应才,生得一表人才,满腹博学多才。文科班的学生大都畏惧数学,所谓“人生几何难几何,导数方圆难方圆。”有次学校统考,我班62名学生,只有15人过了60分。虽然我们跟不上学习进度,但他不按着“牛头喝水”,不搞强行灌输,而是侧重巩固我们的基础知识,对于那些偏科生给予足够的理解和宽容。真是师者心为鞭,百教不厌烦;妙语如甘露,滴滴桃李园。还有位数学老师王佑勤,教书像他名字一样非常勤奋敬业。带班主任时,早操的钟声刚敲响,他就站在寝室外催我们出操,晚自习后要看着学生熄灯睡觉,每天像陀螺一样不知疲倦围着学生转。记忆最深刻的是上劳动课,不是到团陂大河去装砂,就是校园泼菜水,他手提两只铁皮桶,那健步如飞、汗流水泄的身影,我们终身难忘。还有一大批任劳任怨、埋头教书的老师,在团高这块钟灵毓秀的沃土孤灯伏案,呕心沥血,送走一批又一批栋梁之材,如洪颐、张梅仙、刘安山、杨中一、黄朝珍、高轼、杨继青、王文业、何金楚、徐稚一、王仲春、王魁武、罗豁明、方新生、杨忠、易明威、鲁平、高勇、胡淑文、徐维书、南美成、王伯安、陆建阶、夏新明、杨继成、蔡秋元、姜又韬、严德豪、罗良品、欧阳海钢、蔡成育、杨艳林、何自然、陈春安、杨学文、高飞跃、周兰英等。

 

一廉如水看前台。团高两任“铁三角”班子,之所以在学校一呼百应,一言九鼎,是因为他们有冰清玉洁、洁身自爱的品德,有先公后私、先人后己的准则。原任校长徐涤平,区委领导几次给名额他家转户口,他悄悄把指标让给其他老师。爱人先后在团高和三中当了27年的临时校医,如今快80岁了,连保险金也冇得,每月只有靠220元抚恤金度日。徐校长的弟弟吵着要来学校做临时工,他对兄弟说:“你安心把责任田种好,莫来凑这个热闹。”继任校长徐子秋,他来时侄儿在学校食堂做了三年饭,找他调个轻松点岗位,他对侄儿说:“你读了几年书,那些岗位都是吃智的人做的,你把饭捂好就不错。”原副校长朱仲祥,对亲戚抹面无情,说他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后勤一大摊子冇得哪个亲戚接过私活。原教导主任金鹤年,更是一尘不染、两袖清风。那时中高划线录取,他分管教学,线下的任何人一律不录,连很多县区领导都吃了“闭门羹”。他家属长期在大冶金牛农村,直到他提拔到浠水县委当副书记才落实政策。金老师这种临财不苟、正气凛然的廉洁作风,源于良好的家风家规。八十年代中期,他在浠水县当县委副书记,有次他父亲特地从大冶农村赶来,严肃地说:“报纸上说有好多干部用公款出去旅游,你去吗?公家的钱姓公,不要贪,千万要记住。”他向父亲保证:“不管我以后在什么岗位,我绝不会占公家一分钱便宜”。他从县委副书记到原地区教育局长、市直工委副书记、市委办公室主任(秘书长)、市人大副主任,一直身居要位,有多次出省出国机会,他总是谦让给别人,直到现在,还冇出过一次省门,更不说出国门。前几年市人大两次分配团购房,他即不接受,也不倒手。他们对自己严于律己,对学校其他老师,却主动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送去春天般的温暖。那时团高老师大都是“半边户”,学校每年把争取的户口指标,公开分给那些品教兼优的老师。为了解决7名无户口、无平反结论和无学历老师的编制问题,学校领导“四面拜佛、四方求神”,让他们轻装上阵,扎根校园。

 

天涯海角有尽处,只有师恩无穷期。从团高走出的莘莘学子,如今天各一方。不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常常在关注母校的崛起,时时在回味老师的教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团高师恩情!

 

(作者系黄冈市工商局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

 

注:文中图片(略)由肖诗银老师、王火元老师,扬子江教育集团董事长徐长喜、湖北安时艾叶中药研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玉鹏、贵州黔西南黄冈实验学校董事长高文、大光华教育集团总经理胡中华等同学,徐曼曼、徐永英、徐小光、徐胜军等老师子女提供。

真诚感谢原市委副秘书长张应驰、原县教育局局长高德华、原教育局党委书记邱九如以及远在美利坚的师兄胡博士等对该文打磨斧正提出宝贵意见。

本公众号投稿信箱:483763@qq.com

 

阅读 5289

126投诉

精选留言

写留言

· 

 14

Ailin

潘才子的文章拜读了团陂高中度过的那些青涩年华,那些可亲可敬的老师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12

高德华

团陂高中当年的教师阵容,今日之市级高中也未必比得了。这是团陂人民之幸,更是团陂莘莘学子之幸。 《那年》不仅文笔好,更有存史、资治、教化之意义。

昨天

 11

潘鹤年

为团高老师立传,不管么说轮不到我这个差生,因为恢复高考以来从团高走出的精英太多。前段时间听说团高要改制为民营学校,一些老师和上下几届同学说为团高留点墨迹。 写么事,原定题目叫团高碎忆。原教育局党委书记邱九如说应为团高老师这个群体好好总结下,他用爱生如子、爱岗敬业丶爱校如家来概括那代老师优良品德。所以将题目锁定在教师这个群体,起了个那年,团高那些老师题目。我认为还不吸引读者眼球,求教大师傅原市委副秘书长张应驰,他建议改为现在这个标题,并加个副题更醒目。原教育局局长高德华先后三次不吝赐教,电话沟通指导。在此,衷心感谢各位领导支持和同学鼓励。另外,团高还有很多我记不起或不熟悉的优秀老师未提到,请见谅。还有对见储文字的老师笔墨有浓有淡,横看成岭侧成峰,运近高低各不同,您们的特点特色我还表述不到位,您们也见谅。

 10

非名流

肖诗银,王佑勤是我在团高的两位班主任,他们的工作态度正如潘学兄所写,勤勉而严谨,孜孜不倦!

昨天

珞西小鎮

挽团陂高中国文先生高鹏 书未及先生半卷 话说桃李 要员局域省际京燕 网织界面 哭 儒书等身 拐棍一杵就十年 路或行贤师几圈 难言承道 商贾一线二线有限 跨越洋土 捶 江楼楚馆 酿液千醉无面颜 京燕(燕京~取韵) 一线二线(城市划分) 有限(Ltd)

 7

高,实在是高

· 当年团陂高中的老师个个都是德行高尚,学识渊博,个性鲜明,因此,团陂高中毕业的学生个个都是顶呱呱的!我是80年高中毕业的,高一的班主任是何旺村老师,高二的班主任是何光平老师,他们后来都做了校长。其他的老师正如才子潘鹤年笔下描述的一样,都是学生心中的参天的树,巍然的山,不倒的丰碑!

 7

陈金玲

我们的班主任肖诗银老师,他对学生和蔼可亲,对工作尽心尽职的太度,仿佛又浮现在眼前。我们有潘葛年这样的才子同学真是值得骄傲!

 7

城北徐公

恩师难忘。往事历历在目。

 6

高,实在是高

@花城李大帅(著名诗人李磊)在给@高,实在是高(高永平)的留言说:文字洒脱,情深意长。有赋之节奏,有诗之旋律,更得人之情怀。乃我浠水人之风。 文中金鹤年主任,乃提携我之人,当年入职黄冈外校,他助我良多。先指派我与胡金姣参加黄冈市辨论赛,得冠,又指定我代表教委演讲,又执牛耳,每次他都亲临,鼓励有加。今看他名,心中感激涌动。祝他康健,平安。

昨天

 6

醉舞

恩师难忘!记得金老师为解决男生洗冷水澡的问题!老师每天从井里打水上来用脸盆和桶装一晒水(热水),井边各颜色盆和桶成了团陂高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挺有趣!

6

从心安起步

可惜那时候狗裸不懂,辜负了老师的一片心血!

昨天

 5

杨春

难忘那时的学生时代,那时正是团高的鼎晟时期。希望团高永远是不落的太阳。

昨天

 5

快乐天使

团高精英潘才子,真棒!

 5

沉默是金~黄望纯

难忘母校,难忘恩师!

昨天

 4

王与剑

武汉大学哲学系毕业的王佑志老师,据说在监狱呆了18年,50多岁,1.6米不到瘦小的身材,拖着一被打折的腿,牵着三四岁的儿子,在校园疾走。94年带我们高一政治,经常高声疾呼,再不认真读书,就要做亡国奴了。不知大家是否有印象?

8小时前

 4

高,实在是高

罗田县九资河中心学校校长@王新淼留言说:读完《那年,那些老师那些事——忆团陂高中》,我只能说佩服作者的文笔,佩服文中的老师,佩服团陂高中!

昨天

 4

小丰

仿佛把我们又带入了八九十年代读书的岁月,文章行云流水,堪称一绝。鹤年哥为您的文采点赞

昨天

 3

团陂高中是我的母校,我1998年毕业于团陂高中走进大学,团陂高中的精神里蕴涵山一样坚强,水一样的包容,还有如万物生长一样的勤奋,这些精神融进了每一个团高学子的血脉,而恩师就是太阳,虽条件艰苦,老师给我们的关怀教导是如此温暖,怀念我的恩师戴征等老师!

9小时前

 3

突然的自我

潘局揮墨出 那年在眼前 感恩諸先哲 團高出才賢

昨天

 3

高老爷

看到潘鹤年同学的这片《那年》,真的将我们带到了充满青涩的那年,温暖、激动。那曾经“得年”的岁月多么值得现在“失年”的我们珍惜和回忆,这些珍贵的照片、老师们曾经的谆谆教导将伴随着我们慢慢变老。

昨天

 3

元某人

洋洋洒洒,一篇团高奋斗史,人物传记史。

昨天

 3

城北徐公

依稀记得团高操场外有一长方形池塘,塘边是一块稻田,朱校长带我们在秧田除草的情景记忙犹新。

昨天

 2

甘十一

上完小学在外地读书了,没有读团陂高中,但知道这里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学校,因为老师们辛勤的栽培。愿我大团陂高中桃李满天下,越办越好! -----松山寺小学。

8小时前

 2

紫叶服饰有限公司

团高出才子,团陂有才子!

17小时前

 2

王锋

作为团陂高中毕业的一员。我为团陂高中娇傲!

昨天

 2

朝酒晚舞

拜读潘老师的大作《那年》,往事历历在目,团高老师对我而言,在成长路上影响及深。曾经好几位老师我都熟识,尤其是我的舅舅高鹏老师,虽然舅舅已驾鹤西去,但他的一言一行,谆谆教诲……无时无刻不在我耳边围绕,教会我做人待事,放眼世界。感谢

昨天

 2

顽主

难忘师恩,难忘团高。

昨天

 1

Spring [玫瑰] [太阳]

有几个老师我还是记得的 尤其记得我读书那会儿校长好严格

昨天

珞西小鎮

自邓公改革高考制成以来,浠水在教的先生们,送走的人才每年以批发为主,向在教及退休的所有老师致敬。你们才是家乡的风景线。

6小时前

以上留言由公众号筛选后显示

了解留言功能详情

 

文章录入:xstgxyz    责任编辑:xstgxy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