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您现在的位置: 湖北省浠水县团陂高级中学 >> 文章中心 >> 团高校友 >> 相约团高 >> 正文 今天是:
在诗歌中,与我、我们以及世界相遇
在诗歌中,与我、我们以及世界相遇
作者:超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74    更新时间:2016/3/31    
          ★★★ 【字体:

 

在诗歌中,与我、我们以及世界相遇

超石

 

在文学被人宣布已经死亡很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以诗歌的名义在这里聚会,这本身就是文学,就是诗歌。尤其是我本人,从中学时代开始学写诗,一直学到现在,写到现在,我是20世纪80年代诗歌热潮中的孑遗。这是不是一个奇迹?程光炜老师正在澳门大学做客座教授,他在诗评中这样写道:“读高超的这些诗,我最想说的就是应该感谢岁月,正是它让我们知道了诗歌在今天仍然是有价值的,是不可或缺的。”我上高中是在一个叫团陂的地方,她是湖北黄冈浠水县城出北门最北的一个小镇,大别山余脉的一个山坳,有一条叫巴水的河流经过。团陂虽然很小,很闭塞,但文风鼎盛。小镇是徐复观的故乡,河对岸是熊十力、殷海光的故乡,河下游是闻一多的故乡,他们的事迹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扎根。在80年代的诗歌热潮中,今天也到场的足之师兄创办的文学社对我是一次引导(顺便说一下,足之师兄是著名的新闻人,文章写得非常好,是“中新体”新闻风格的创始人),足之师兄在厦门大学上学寒假里给我们讲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对我是一种洗礼。在团陂高中,我也创办了一个文学社,我的作文在湖北省、全国得过很多奖。记得获过湖北省第四届楚才杯一等奖,同时获奖的还有郑保纯,他是湖北省实力派作家,培养了很多知名武侠作家。这个文学社现在一直在办,多次受到湖北省政府嘉奖,去年,我还请王蒙先生专门为之题词。

上大学,我致力写作中篇小说。也写诗我一度离文学很近,我的创作得到了湖北省一些作家的关注。

毕业以后我分配到北京工作,在中学教书。中学压力太大,把人的思想和精神生活挤榨殆尽。我远离了文学圈,一个人常常感到孤独,真有“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感觉。平时没有时间写作,所以我特别喜欢监考,监考时,考场特别安静,我就找一张富余的试卷,把它对折两次,在背面写诗。我的很多诗是在考场上写的,一个老师不好好监考,去写什么诗!小惠校长,这个您别批评我啊!所以今天让我强调老师要专心致志监考,我总是底气不足。

我的每一首诗都去除了功利性,都是我思考的记录。我写作这些诗,没有目的,仅仅是因为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感情的驱动,驱使我去写。在这些诗歌中,我试图确立一个城市旁观者的形象,去审视城市、地铁和人群,也以城市旁观者的视角去回望乡村和乡村爷爷;在这些诗里,我是乌龟、豹子、河马、乌鸦等,与我、我们以及世界相遇。

要说我写诗,一点目的也没有,也不是。我心底有一个想法,要用自己的写作实践去影响我的学生,给他们种下诗歌的种子。光炜老师在澳门给我会回信,直指心源。

                        ——摘自超石著《沥青路上的百合》

 

 

 

 

 

文章录入:xstgxyz    责任编辑:xstgxy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